第六十一章、妖王洞府

“就是这个地方。”银瞳从储物手镯中取出沧桑古玉,看着颇有念头。

她心思一转,递给陆长青一块。

“前辈,通过这块古玉,我们便可进入洞府之中,只是这洞府内,有着不少禁制之力,除了魂兵之外,更要穿过一处幻境,渡过这幻境才能进入传承宫殿。”

银瞳小声说道,随之将玉石给陆长青一块。

这玉石中有一丝分魂在其中,激发这道分魂便可将他们带入传承空之中。

陆长青点头,不假思索的接过一块。

这玉石之中,他的神识能捕捉到那到能量。

“那魂兵大多是小妖级别的,唯有少数达到灵妖级别,前辈只要适当出手便可,至于其中幻境,只能靠我们二人各自渡过了。”

银瞳又安排一句,“现在催发这道魂玉便可被引入其中了。”

陆长青顶着这块玉石,走上前去,体内灵力注入,立刻,一股恐怖的气息释放而出,引动石门之上,纹路闪耀不停。

银瞳也照做,立刻,两个气息从石门喷射而出,卷住他们两个,一拉之下,消失不见。

在此现形时,是一处灰色的空间之中。

像是一片废墟之中,有建筑已经残破,远处有一条数丈宽的河流,一丝丝白色的魂体在虚无飘动。

那魂体透着妖气,仔细观看,可见识一只只妖魂、兽魂,乃至于人魂。

且这魂似乎已经脱离了本质一般,转变成了有攻击力的魂兵,守护在这里。

大多数魂兵战力并不强,大概相当于炼气后期的样子,唯有几只颜色偏深,妖气更重的妖兵。

凶煞异常,当然,也不过是灵妖之魂的样子。

根本不足为惧。

看来是要穿过这条河流了。

“那里有一艘船!”银瞳声音响起,她注意力并不在魂兵身上,而是边缘的一叶扁舟上。

“有船!”陆长青一顿,无论是修士还是妖族,河流从来都是拦不住人的,既然有船存在,莫非是要撑船渡过。

“这河是魂河,其内流淌的是地阴之水,阴水玄重,万物不浮,即便是从上空渡过也会被牵引下去,唯有横天木打造的飞舟,可以免疫这种效果。”银瞳来之前做足了功课,看向陆长青。

“这样一来,便要直面这些魂兵了,虽然不足为惧,不过一般炼气断然没有实力过去。”

陆长青点头,“既然如此,那就过河吧。”说完,他迈步前行,走上小船。

魂河之中,一只只虚幻的魂兵,似乎嗅到了什么,变得激动、狂躁、凶戾起来。

似乎要将其吞噬,永陷沉沦。

陆长青轻哼,身体气息扩散而出,立刻一股恐怖的威压化作风暴之力。

一卷之下,那些靠近的魂兵,当即被风暴卷碎,成了点点魂光,散落在魂河之中。

一瞬间,远处魂兵想要靠近,纷纷被震撼,显然是有灵智的,惊恐嘶鸣。

那嘶鸣化作魂音,震慑神魂。

当然也只是一定限度。

银瞳走上船,船上并没有船桨!她施展狐族的妖典,一股妖风一卷,催动扁舟,向着对岸缓缓驶去。

混合之中,那些魂兵惊惧纷纷退开,然而,也有魂兵之王,拥有不下于灵妖的实力。

无惧陆长青的气息。

它们魂力缭绕,一共也五六头的样子,凶戾、残暴,血目宛若血月般,释放恐怖的魔光。

陆长青眼睛一眯,这些家伙,都是有灵智的,看来单单杀几只魂兵是震慑不住了。

只能全宰了。

他体内先天之气缭绕,七色光辉溢出体表,那种波动,强绝无比。

然而,那些魂兵之王,主要到陆长青凝聚的七色光辉之后,当即惊恐起来。

嘶鸣连连,连忙退开,就连一种小魂兵,都一样逃遁,身体一散,化作一道魂力,遁入魂河之底。

眨眼之间,整个魂河干干净净,寂寥空旷!

唯有一叶孤舟缓缓飘荡。

也并不是不怕!

陆长青收敛先天之气。

银瞳对此已经见不怪不怪了,一路上走来,陆长青虽然出手次数不多,可自信、淡薄,目空一切,陆长青也有这个实力。

河流的对岸是一座宫阙,看着沧桑古老,毕竟至少两千年的历史,几遍法器灵宝,也都沉淀浓浓的历史气息了。

陆长青打量着宫阙,眉头一挑。

没有幻境了吗?

然而,这个想法生出的一刻,立刻,空间一阵波动,立刻扭曲起来。

陆长青还站在船上,银瞳一动不动,她并未收到幻境的干扰。

不过,她也注意到陆长青的不同寻常,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下一刻,陆长青身上的气息陡然,大变起来,变得极其恐怖,宛若苍穹压垮大地。

“前辈!”银瞳脸色一变,这气息他承受不住。

然而,陆长青意识中,此刻正在掀起惊涛骇浪一般。

狂卷不定,如若如何都无法挣脱出。

他的意识,陷入某个空间之中,那空间让陆长青着迷、激动、兴奋一直到最后,变得沉默。

即便这空间更有异变之时,陆长青便有打算。

已经提前应对,猜出幻境来了,幻境,以虚化实,以恐惧、欲望、杀戮等引起入境者的心神变化。

让人沉伦到其中,无法挣脱。

然而只要能坚守本心,不为所动,幻境也形成不了实质伤害。

可……让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,这幻境,竟然直指他本心,让他古井无波的心神,乃至灵魂,都生出了一丝波澜。

幻境世界之中,陆长青身子颤动,他在修真界游离多年,从一个稚嫩少年,脱变成了当前这种麻木不仁,心性果断、冷酷的状态。

陆长青微微伸手,缓缓的抬起,僵硬、迟钝。

他的眼睛闪烁出泪花。

“父亲……母亲!”陆长青喉咙哽咽一声,两横清泪从脸颊上留下。

只见他面前、一对年迈的老人,相互搀扶者,并肩站着。

他们头发花白、面容有岁月的痕迹。

然而,那眼睛却灵犀透彻,宛如有最纯粹的情感,从中流露。

陆长青不敢相信,他不敢相信,这幻境之中,竟然会出现,他的父母……

远在现代社会中。

尽管知道是假的,不过是将他内心思想印记,给投放出来,形成让他沉沦的梦魇。

然而,陆长青却无法控制住自己,他的情感被牵引,无法控制。

在这仙侠世界,唯有这一点,他一生都无妨释怀忘记的东西。

“浩儿!”陆长青的目前开口,那声音没有丝毫变化,已经是亲切独特,仿若在他心中形成印记,无法代替。

浩儿!正是他穿越之前的名字。

“妈!”

陆长青在绷不住了,一股无法言喻的酸楚从内心爆发。

如同洪流,瞬间占据了他全部理智,让他身子颤抖不停,眼中的泪花,让一切都模糊朦胧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